窗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灵异事件簿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6:56 阅读: 来源:窗锁厂家

最近几天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外出游玩,月儿的老公带着婆婆和孩子外出兜玩半个北京城,工作归工作,谁不想放松一下。

公司这几天忙的天昏地暗,听说是老板的女儿要来管理,公司上下乱成一团,好好的一个假期就这么泡汤了,月儿沮丧的倒头大睡。

半夜被金属般的刺耳声惊醒,房里灰沉沉一片,月光透过窗口射进屋内,单间少了平日的热闹显得有点冷清,月儿起身倒了杯水,身体一下子僵住不动,她看到窗边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的样子,但很快她恢复正常,想想最近可能是太忙碌导致错觉。

月儿把水一昂而尽,又昏昏欲睡了过去,一声玻璃破碎声又把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月儿起身往客厅看去,借着月光,玻璃闪着诡异的光线,月儿看到长长的窗帘下放着一双大红色的恨天高,红到要滴出血来,鞋后跟是白色的,月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看的那么清楚,清楚到好像鞋子就放在自己眼前一样,让她疑惑的家里没有人穿这种类型的高跟鞋,月儿本身不喜欢穿高跟鞋的,婆婆就更不可能了,可是怎么会有的。想到这,月儿打一个冷颤,怕一不注意鞋子自己就动了。

“哇,月月,你昨晚捉贼去了么?”同事宁美看着顶着两个熊猫眼的月儿调侃道。

月儿没说话,挥挥手表示不想说话,做了一个暗示的表情,宁美立刻回答:“放心,新老板还没到,你累了就闭目养神下咯!反正现在群龙无首,你就是睡死过去也没人理你的啦!”

月儿简直就快困趴了,但是怎么都睡不着,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暗地里盯着自己。

一阵刺耳的声音把月儿惊得一身冷汗,原来是老公简的电话,说是路上出了点小意外,今天没办法准时到家,还麻烦下老婆大人多独处一天,回家后一定重重打赏。

月儿笑声如铃,简是他在一次旅游中认识的,那时月儿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因为不认识将军澳的路途,一直跟着简的背后走,差点被以为是小偷惯犯,他们的相识也算是戏剧性。之后聊天聊开了都知道是同城的,渐渐萌生了爱意的两人很快堕入情网,结婚生子,一晃8年过去,孩子也6岁了。

简有了自己的事业开始忙碌起来,但是对家人的心情关顾的很好,他尊重每个人的想法,不强迫家里人做任何事,月儿提出要自己找工作的还是简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婆婆的赞同也是让月儿兴奋不已,人的一生莫过就是嫁个好老公和一个通情达理的婆婆。

挂完电话,月儿起身看了周围,才发现整个公司只剩下她一个人,看了看手表,十二点大家都去吃饭了吧!

月儿拉开抽屉准备拿即食面充饥,手快速的抽回,好像摸到了皮肤触感的东西,月儿低头一看,抽屉里只有之前准备备战几包即食面跟酸奶。

难道是我太敏感了?

苏月儿~

“谁。”除了风扇空调呼呼声外,没有任何声音,当月儿去给面冲水时,刚才那个凄叫声又响起:“苏月儿~”

声音是在吧房外传来的,由远至近,直到声源已经到吧房门口才停止,月儿屏住呼吸,盯着门外,忘记把水源的开关关掉,沸腾的水溢出,月儿吃痛的叫了一声,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她傻眼了,一只只黑色的虫子从原本的即食面桶里爬出来,已经完全看不到面了,成群的爬出,月儿发现自己手上还爬着几只黑色虫子,有的皮肤已经被啃出一个个小洞,鲜血直流。月儿慌乱的拍掉虫子,刚冲出房门,迎面而来的一个长发女人,骷髅脸上的皮肤,蜡黄蜡黄的,皮肤形成无数道皱纹,不时有类似油脂类的东西滴落,双眼少了原有的皮肤托衬,整个眼珠子鼓了出来,鼻子只剩下两个鼻孔骨架,一排白森森的牙齿裸露在外,有的还爬着白色的蛆虫,脸几乎要跟月儿贴到一起。

“你叫魂啊,鬼叫什么?”她厌恶的看了一眼神色慌张的月儿,说话的是月儿的上司于音,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妈,用大妈一词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1米5的身高,140的体重,根本就是一颗圆滚滚的肉球,说大妈还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于音平日就挺尖酸刻薄的,为人吝啬,老爱找月儿的茬,经常让月儿加班到三更半夜,抽屉里的即食面也是为此用来备战的。

恐怖的女人在于音进来后就不见了,月儿惊慌失措的跑回家,刚吃完饭回来的同事被撞的冒金星。

丈夫简跟婆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孩子已经睡着了,安顿好孩子,简回到房里,他看到妻子月儿坐在梳妆台前,身着一件红色的旗袍,眼神空洞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上拿着的红唇膏一次次的在嘴边画着。

“月儿……”简试探性的叫了下,月儿缓缓的站起身,很温柔的向简微微一笑,“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简愣了愣,心想着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月儿已经走到跟前,搂着简,眼神迷离的望着他。

不,她不是月儿,简猛的推开了怀里女子,只见她原本光滑的皮肤,一点点的掉落,脸上一大块血淋淋的坑洼,全身的皮肤残缺的不成样子,加上房里的绿色灯光,现场更加的阴森诡异。

“你到底是谁。”简怒吼着。尽量给足自己气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呵呵~呵呵,你忘记了么?我是云幂,我们那天还聊的好好的,你们运气好,中途转团逃过一劫,我就没那么幸运了。”

眼前的女人一下恢复了死前的样貌,是她,是在旅游大巴上遇见的女人,他还称赞过她下巴长的痣是好痣,是富贵命。

“你把我老婆弄哪里去了?快把我老婆还给我。”

女鬼抵到简的面前,两人的距离几乎要碰到了一起。

“你是要你老婆呢?还是要拥有你老婆身体的我呢?哈哈~什么都不要紧,我会让你爱上我的。那时候你老婆就什么都不是了。哈哈……”

漆黑的窗外,幽幽着回荡着诡异的笑声,月儿的身体也因为女鬼的离开软瘫在简的怀里。因为这一事,月儿连续发烧了一个星期,好在那晚的事月儿根本就没印象,这人刚一好就急着要去上班,简无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只好让她去了。

公司的所有代表部门都派出一个人去参加今天的例会,今天的会有点不一样,主角是老板的女儿。她一头乌黑的卷发,五官精致,细白的皮肤白里透红,最抢眼的还是她下巴那颗痣,她踩着恨天高眼神似乎盯着台下的月儿似乎在宣布自己的主导权:“大家好,很高兴跟大家共事,我叫罗云幂。”

月儿瞥眼看到她的双脚,脚下踩着那红到滴血的双恨天高,鞋后跟是白色的……

---- 作者寄语:有的时候写故事要有很好的构思,但是希望看小说的读者可以手下留情,尽管有人写的不好,你们可以给意见,但别骂人,我们都在不断的改进,因为想把最好的呈现在你们面前,所以你们的鼓励建议,是给我们写手的最大的支持!

转子式锚喷机混凝土干式喷浆机

旧太阳能组件国内热线收购新光伏板国内热线收购

增强聚丙烯花环可当天专车发货浙江聚丙烯塑料花环填料

红色NHAP涂塑钢管聊城销售

福田大型疫苗冷藏运送车山东哪里卖冷藏车

湖南工字钢冷弯机代理商弯曲机

福田雾炮洒水车批发商

焦作PE渗水管可以开挖使用吗&

20吨雾炮抑尘车厂家

宜春幕墙铝单板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