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狱者奇谈15-【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1:02 阅读: 来源:窗锁厂家

陈应像是没听见石磊说的话,还是出神,这下石磊更火了,他本来就不是个可以静下心来好好说话的角色,石磊愤怒的伸手想要拽陈应起来,陈应突然回转了目光,幽冷瞳孔里射出一目寒光,让石磊顿住,手停在半空。

“你……”石磊被陈应盯着,脑子突然陷入到空白。

陈应像是这才注意到了王思文和石磊,瞧了瞧石磊的鼻子,陈应冰冷的目光不见了,他只是用平淡语气说:“我说过,你有一个好鼻子。”

“就是你这张乌鸦嘴害得我变成这样……”

“不要说我是乌鸦嘴!”本是平静的陈应突然爆发,苍白的面容因为愤怒而扭曲,陈应瘦弱的身体也开始颤抖,像是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他缓缓的摇摇头,对石磊说:“不要说,我不想听到这句话。绝对不要说,要不然下次就不只是你的鼻子!”

石磊被瘦弱陈应所爆发出来的气场完全压制住,他愣神的望着陈应,没想到陈应会有如此激动的一面,石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只扬起的手还停在半空。

王思文眼见的场面尴尬,走上来把石磊的手放下,对陈应笑说:“陈应,你不用在意。石磊,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火气上来了乱说一通。”

陈应的面容放松下来,身体也不再抖动,他轻轻点了点头。王思文左右看看,周围没有别人了,不由问:“你坐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进餐厅里去?”

“我……在等人。”陈应回应着,王思文注意到他眼神闪烁过一丝慌乱。

“陈应!”餐厅林路走来一个人,消瘦的脸颊上架着一副大眼镜,陈应望见他,终于露出了少许的笑意:“大川,你怎么这么慢。”

许大川抱歉的笑了笑,两个人并肩走进了餐厅,王思文在后面望着陈应背影,心中咯噔一下,似乎觉得有些地方不是很对劲,石磊从旁边拍了一下王思文:“还不走?”

王思文摇头,回转脸笑说:“我说石磊,真怪了。你这性格,刚才陈应那样说你,你应该是暴跳如雷,怎么反倒是没了脾气了。”

石磊干笑两声:“其实仔细想想,只凭他的一句话就把事情全赖给他,有点说不过去。而且,嘿嘿……”

“我总总觉他身上有……李珂的影子!”

餐厅的人寥寥,因为时间尚早,来到餐厅的人不多,二楼还未开门,只有一楼餐厅坐着十几个人,有一半倒是在看书,王思文看见陈应和许大川坐在一楼楼梯下的餐桌旁,餐厅已经开锅做饭,卖起了油条跟小米粥,还有花卷,石磊肚子早就咕噜噜叫了,他抢先去买早餐,许大川也起身去买早饭,陈应还是坐在座位上。

陈应等许大川离开,目光突然盯住了通往二楼的楼梯上,王思文也在角落注视着陈应,陈应似要起身,但起到一半又坐了下来,他有些焦虑,双手握成拳头,目光从未离开过楼梯。

突然,一声尖锐的惨叫声把王思文吓了一大跳。

惨叫声是从楼梯过道传来的,王思文似乎还瞥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陈应霍然从座位上坐起,冲上了楼梯,王思文紧跟着他身后,也窜上楼梯。

一,二楼拐角处,赫然出现了一大滩血迹。陈应定定的望了一眼,继续冲上二楼,王思文心觉不妙,没做停留,也冲上二楼的餐厅。

二楼餐厅的门竟然打开了,门锁散落在地上,陈应跟王思文冲进餐厅,餐厅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但在平滑的地板上却出现了一道血迹,延伸到餐厅的窗前,窗台上搁着一只球鞋。陈应将脑袋伸出窗户,窗外只有茂密的藤蔓,王思文诧异的望着一切,陈应将头伸了回来,他收起了球鞋,转身就走。

王思文一把拉住陈应的手腕,这一瞬间,王思文觉得脑子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一阵恍惚,几秒钟后,王思文才凝住神,望着陈应。

陈应平静说:“你放开我。”

“可以,但你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方才惨叫的是谁,这地上的血迹又是谁的?”

“我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查。”

“你真不知道?”王思文显然无法相信陈应的话,他努力盯住陈应的双眼,想要从那里面看出些什么,但最终王思文还是失败了,陈应此刻的眼神,如同泰山顶上的巨岩,纹丝不乱。

王思文松开了陈应的手,陈应收回手,转出餐厅。

王思文望着窗户外翠绿的蔓藤植物,再转望餐厅里的血痕,心中疑问丛生,究竟这个陈应隐瞒了什么事情,惨叫声,血迹?难道……

王思文不愿意再想下去,这件事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事实上,除了王思文跟陈应外,甚至没有人听到惨叫声,而血迹则完全可以被理解成厨房运肉途中所遗留下的死血。

翠绿隐藏之下,陈应悄悄来到餐厅楼后,抬头望着二楼窗户,手里拿着那只不知是谁遗落的球鞋,喃喃自语:“难道一切如梦中所预示……我该怎么办……”

第四章疑问号

教室窗外的夏树,微风徐徐,树枝在风中曼舞,令人忘物的注目。王思文望着陈应的位置,座位上空空,他并没有跟往常一样,自己藏在角落发呆,好像下课后,王思文就没有再瞧见陈应。

石磊这时凑了过来,半捂着鼻子,似乎很担心被人注意他的红鼻子,王思文瞧他的滑稽样,调侃说:“喂,石磊。再捂,鼻子就长痱子了。”

“靠,你以为我想啊。”石磊四下环视,附近不少同学都在瞧着自己偷笑,石磊无奈了,他放下手:“你看,是不是比早晨的时候更红了。”

王思文打眼一瞅,可不是,也不知道是肿的,还是石磊一直拿手捂的,鼻头是更红更大了,就像是被鼻尖挂了个小猴屁股,王思文开导石磊:“行了,已经这样了。我陪你去医务室看看吧,看有没有问题。”

“我早去了。黄大牙说没事。”黄大牙是校医院的主治医生,看病还不错,只是长了满嘴的黄牙,被石磊赋予了如此的美名。

“嘿,可气的还是陈应那小子……”

“好像一直没瞅见陈应。”

“你说那小子啊,我看见了。”石磊气哼哼的说:“刚才从医务室回来,我看见他躲在二班后门,一直往里面瞧,可能要找他的那个老同学吧。”

两人正说着,陈应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王思文注意到陈应的手里提了一个黑色胶袋,坐回座位,陈应瞬间将黑色胶袋藏进了抽屉里,王思文愣了一会儿神,发现陈应正在瞅着自己,冰冷冷的目光,平静的面容。王思文有些习惯了他这面无表情的注目,只是微点了下头,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下午是一个月一次的小型测试考,忙碌而燥热的时光,考完试后,多数人一阵风似的冲出教室,或到湖边感受下午的凉风,或到餐厅要两份冰饮消暑,王思文本也想去湖边放松下,但石磊却一脸愁容,捂着个鼻子说什么也不愿意去人多的地方,尤其是美女多的地方,王思文只得陪着他从餐厅买走了晚饭,早早躲进了寝室。

吃过晚饭,王思文依在窗口看书,石磊则在他屁股后面转来转去,王思文没好气的说“你晃荡什么呢!”

“我这鼻子好痒。”石磊不停用手挠着鼻子,表情有些滑稽:“就像是被毒蚊子咬了,痒的不行!”

“你不能挠,越挠越痒,得去医务室拿盒子药膏擦擦。”王思文说。

“我这样子咋出门!”石磊耷拉着个头,眼巴巴的望着王思文,就差泪流满面了,王思文叹息一声,放下书说:“您休息,我去。”

寝室外的空气要比里面凉爽的多,王思文买到药膏,夜风一吹,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王思文慢悠悠往寝室走,突然,王思文放慢了脚步,不远处的教学楼里,自己班里的灯竟是亮着!王思文纳闷: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了,教学楼上不应该有人,而且教室的钥匙只有自己跟副班长李昂有,难道是忘记了关灯?

王思文顺手摸了下自己的口袋,不由愣住了,口袋里原本应该在的钥匙,不见了。

王思文从教学楼虚掩的侧门进了大楼,一楼大厅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幽暗的环境让王思文背后有些发冷,他加快脚步上了楼梯,二楼的走廊里空荡荡,而尽头自己班的灯果然还在亮着。

是谁在教室? 王思文带着疑问号出现在教室门口,而就在王思文将目光投入进教室里的刹那,他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教室角落闪过,接着,“吧嗒”关灯声,教室瞬间陷入到黑暗里。

“谁!”王思文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声,但教室里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王思文找到开关,打开了教室里的灯,教室里只有自己还有几十张空桌子,没有别人。但王思文方才明明看到有人影,而且教室里的灯也被这个躲藏起来的人关死了,他究竟是谁,为什么如此诡秘!

王思文转头,一串钥匙静悄悄躺在讲桌上,王思文捡了起来,更是狐疑,这串钥匙不就是自己丢失的钥匙吗?

仙战怀旧版h5

创世对决手机安卓版

棋牌

霸天下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