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历年来最亮丽的一份账单三公账单点赞与挑刺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6:15 阅读: 来源:窗锁厂家

历年来最亮丽的一份账单 三公账单:点赞与挑刺

2014年的三公经费账单让人眼前一亮。财政部近期公布的中央部门决算报告显示,2014年中央部门三公经费支出合计58.8亿元,比上年减少11.35亿元,下降16.2%。

2014年的三公经费账单让人眼前一亮。财政部近期公布的中央部门决算报告显示,2014年中央部门三公经费支出合计58.8亿元,比上年减少11.35亿元,下降16.2%。

“三公消费的总体状况确实有所改善。”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多年来一直对三公消费“挑刺”的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也承认,从数据上看,三公消费的情况“确实还可以”。

不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认为,目前发布的数据并没有完全反映三公消费的真实情况。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指出,目前关于三公经费的定义并不清晰,很多实质上属于三公的经费并没有统计在内。

施正文告诉本报记者,眼下《预算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修正草案正在征求意见。日前部分业内专家在上海召开了一次闭门会议,一致建议《条例》对于政府支出科目做出科学、合理、规范的分类,以明确三公经费的范围,并形成文件上报国务院。

“不错”的账单

7月中旬开始,各中央部门相继晒出了2014年的三公支出账单。这是中央各部门连续第5年对外公布三公账单,也是历年来最亮丽的一份账单。

根据财政部汇总的数据,中央部门三公经费总体下降16.2%,其中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下降12.8%,因公出国(境)经费下降18%,公务接待费更是大降36.9%,这些数字迎来了一片“点赞”声。

“三公经费的下降和社会大环境的变化密不可分。”叶青这样告诉本报记者。2012年12月,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对各级政府机关的活动进行了严格的约束。2014年是八项规定被正式贯彻实施的第二个年头,遏制三公消费泛滥也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在叶青的印象里,2012年及之前的那两年是三公消费最严重的时候,如因公出国花费一度达到了顶峰,“那时候我也偶尔出过国,每次在国外都感觉中国人实在是太多了,其中很多都是由政府官员组成的代表团”。而现在情况就好了很多,因公出国数量下降是三公消费中最明显的,因为因公出国不仅需要审批,还需要上级领导签字,是最容易被卡住的。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0年中央行政单位、事业单位和其他单位三公支出合计94.7亿元。同2010年相比,今年的58.8亿元只有其六成左右,下降幅度非常明显。

这次账单的亮点不仅仅表现在数字的大幅下降上,还表现在账目更加细致,比如在公务接待中,大部分部门公布了公务接待的批次和人数,并分为外事接待和国内公务接待两部分进行说明。在因公出国(境)方面,大多数部门在解释说明中都提供3部分内容——“去了多少人”、“去了哪里”和“干了什么”;此外,各部门还列出了单位公务车保有数量以及每台车的平均运行维护费用。

“如果这次发布的数据是科学、准确的,那当然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表明政府的工作效率和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都有很大的提高。”施正文称。不过,他同时也指出,目前三公经费数据可能并不完全真实。

未经审计的数据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表示,中央各部门发布的三公经费是未经审计的数据,还有待考证。竹立家认为,目前还有很多部门和单位仍有自己的小金库,还有很多“变相的三公经费”,即预算外的支出没有算到三公经费里。

“从理论上讲,审计署的数字应该是更可靠的,因为在审计中引进了现代会计制度。”竹立家表示。

今年6月底,审计署公布了46个中央部门、单位2014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审计结果。审计的结果表明,三公消费的问题仍然很突出。据统计,这些中央单位审计查出的“问题金额”超过142亿元,超过七成单位三公经费存在问题,比如在因公出国时擅自更改行程或境外停留时间、由企事业单位等承担出国费用,在公务用车和公务接待方面以租赁方式变相配备公务用车、违规发放交通补贴、超标准列支公务接待费等。

施正文认为,之前的审计查出了那么多的问题,而各部门公布的数据却这么好看,说明这些公布的数据可能是不真实的,或者是这些数据的统计口径有问题。“只要没有审计,那你要什么样的数据我就能给你什么样的数据。”他表示。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也认为,在没有独立审计的情况下,行政部门完全有动机不将真实的数据公布出去。他建议,要完善这方面的机制,让审计部门介入进来;此外,三公经费的一些基本的标准也要公开。目前,各部门所公布的三公经费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清单,而没有标准就无法知道三公经费到底是高还是低,并不是说三公经费越低越好,而是符合标准才比较好。

施正文也提出了类似的看法,他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三公经费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我们的预算科目中没有列支三公经费,“比如吃饭,官方统计的吃饭经费和实际的吃饭经费是两个概念。”他指出,目前官方统计的只是政府接待的费用,至于政府在推动项目、开会等活动中的吃饭费用,并没有统计在内。而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只要是政府购买食物的钱就是吃饭的钱,就是三公消费。

“如果按照这个概念统计,那么实际的费用要远远大于目前的数字。”施正文表示,目前各部门公布的三公经费没有真实反映财政支出中用于这三个领域的实际支出。

施正文告诉本报记者,7月20日,一些财税领域的法律和经济专家在上海法律金融研究院召开了一次闭门会议,针对目前正在征求修改意见的《条例》提出了一些意见,其中就提出预算科目应该法制化,提出在政府收支的科目里,应对三公经费做出准确、科学的界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