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车改革猛药治沉疴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6:28 阅读: 来源:窗锁厂家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简称《条例》),其中规定,取消一般公务用车,保留必要的执法执勤、机要通信、应急和特种专业技术用车及按规定配备的其他车辆,普通公务出行实行社会化提供,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公车改革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公车改革再下“猛药”

《条例》颁布,犹如一剂猛药,即刻引起社会各方强烈的反应。数年间不时进入公众视线的公车改革,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话题。

公务用车带动“三公消费”高速奔跑频率超高,被公众批为“车轮”上的腐败。

12月2日,中纪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和10月,在各省市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的所有问题中,公车违规使用查处数量在查处总数中比重最大。

公车腐败被称为沉疴。长期以来,一般公务用车泛滥失控,单位超标购置公车、人员超标配备公车、公车私用盛行,车辆维修黑洞越来越大。而且,由于一般公务用车数量持续膨胀,其使用者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公车利益群体”,涉及面之广无法想象,“官员意识淡薄,法不责众成为这个利益群体的普遍心态。”湖北省政协常委、长期关注公车改革的专家叶青说。

实际上,公车越改越多、越禁越豪华的另一深层次原因在于,一部分公车使用者的阶层意识:那是一种特权拥有者的象征,是社会地位的无形炫耀和显示。

公车改革到底有多难?从1994年“两办”出台《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算起,我国的公车改革已经进行了近20年。其间国家先后出台了多个相关规定,试图从多方面遏制公车腐败。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先后有不少地方进行公车改革尝试,但整体看来并不尽如人意,公车数量和购置费用仍呈增长态势。

叶青自1993年就开始关注中国公车改革的问题。他同样认为过去数年的公车改革成效并不明显,“有些地区出台车改方案后改革不下去,导致更大的浪费。”

此次《条例》出台,被认为是中央深化改革的措施之一。去年中央政治局“八项规定”、“六项禁令”相继出台,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今年又开展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提高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能力。

“在此背景下,公车改革步伐加快,相信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风气的转变,同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不光是整体部署,一系列措施也相继出台,表明了中央将全面深化改革、推进改革的决心。”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刘道兴说。

货币补贴成公车改革突破口

尽管微词众多,但依然有多地在一片呼吁声中,探索公车改革模式。

专家认为,目前社会上的车改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取消公务用车,发放交通费用补贴;二是取消各部门公务用车,实行集中统一管理;三是保留各单位现有公务车,但车辆报废后不再换购新车,逐步取消公务用车。

其中,第一种公车改革模式广为试用。

2003年北京、广东等地开始试点公车货币化改革。2005年杭州、北京等地公车改革相继搁浅。四年后的2009年7月,经过近7年的酝酿和试点,浙江杭州正式启动市级机关公车改革,市属单位(副厅)级以下干部一律取消专车,并向公务员发放公车改革补贴。随后,杭州模式被称作公车改革成功样本。

在河南,公车改革的呼声也一直存在。连续几年的省“两会”中,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针对公车改革积极谏言。

早在2010年,省政协委员张景林就建议:保留公、检、法、司等特殊专业用车,逐步取消其他职务专车,组建公务用车租赁公司解决公车私用、财政支出浪费等问题。

省人大代表董广安则在第九届、十届省人代会上先后两次提交建议,呼吁我省尽快推行公车改革。

早前的焦作孟州市、今年的济源不约而同采取了给公车贴标识的做法。公车标识实行半年,济源市廉自办主任胡爱国表示收效明显。公车使用成本节约了,公开了公车身份,便于群众监督,同时,各单位用车意识增强,节假日公车私用现象大为减少。“《条例》出台后,下一步我们会在公车标识的基础上,制定可行措施,进行货币化公车改革。”

近年来我省不少机关、企事业单位都在积极试行货币补贴公车改革。

作为郑州市最早改革试点的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2003年踏上车改路。一年后,有关负责人对外公布车改“战果”:该区50辆公车2002年财政支出为389万元(不包括新车购置费),平均每辆车一年就要花费七八万元。车改一年半,交通费用补贴仅用了100多万元,区财政支出减少350万元,用车成本压缩了2/3。据调查,当时该区制定的补贴标准:主任科员每月1500元,副主任科员每月800元,一般干部每月300元。

之后,郑州市各区逐渐根据实际情况,开始推行货币化公车改革。但是,公车改革在我省尚属试点阶段,大部分市县及省直机关单位,并未进行公车改革尝试。

《条例》需要细则支持

《条例》明确指出,普通公务出行实行社会化提供,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

按照这一公车改革方向,大多数试点进行的公务交通补贴,无可厚非,但在实际运作中却出现了一些问题。

补贴多少按行政级别发放,造成旱涝不均。12月2日,郑州市一办事处副科级干部表示,公车改革后,自己每月可以拿到1800元的车补,这个费用足够自己上下班包括正常到区政府办公事。

按照补贴标准,同区一局机关的普通干部小郑每月只能拿到600元车补。“不够用。”小郑说,因为自己的工作岗位直接和基层打交道,需要经常驱车在市区内穿梭。他算了笔账,每月去掉上下班自用,至少有一半的汽油是用在公务上。“我每月都往里贴钱”。

另一无奈事实是,同一机关内,有些岗位公务繁忙,有些岗位相对清闲,享受的公车补贴却是同样标准,公车改革无法面面俱到。

于是出现一种现象,办事人员缩减工作环节,本来一些文件或者手续需要每天都送到区里,现在就凑成一堆儿一块送。

公车改革卓有成效的义煤集团也坦承,车改中的确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车改后,普通工作人员的用车如何更好地保证等。此外,每月的交通费补贴标准是改革的焦点,有的吃不饱,有的用不完。这个标准如何制定更为合理、如何在报销中加强监管,这些都需要在改革的过程中逐步摸索出更为有效的办法。

一些质疑的声音也同时出现,《条例》要取消专车,取消一般公务用车,在实际操作中是否能执行不打折扣?如果成立社会化车辆租赁中心,那么如何监管变相专车专用?

“《条例》是一个大的改革方向,具体制度和细则还需要进一步制定,以规范更深层次的车改。”刘道兴说,各地应根据实际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承受度,考虑综合平衡问题,制定具体实施方案。

据有关方面透露,目前,我省已经暂停公车新增购置备案,正做全面调查统计,为下一步制定出台措施做准备。

公车改革热议多期待大

《条例》出台后,群众反应积极。来自网络的声音普遍认为,公车改革在即,其最大的意义在于:消除公务人员中普遍存在的特权思想,纠正公仆与国家主人关系的错位,扭转一些领导干部道德标榜与道德实践脱节状态,重塑公仆形象。

也有担心和存疑。针对《条例》的相关内容和实际社会车改进程,一个热点问题是,禁防车补变福利。每月多了三四千元车补,这相当于车改后的公务员拿了双份工资。有网友挖出所在城市的最低工资收入,一个科长的公车补助要高出该市最低工资近4倍。

最突出的事例是,辽宁省辽阳市弓长岭区车改,区委书记和区长(县级干部)每年享受8万元的车贴补待遇,平均每月6000多元,后因遭舆论批评被叫停。

也有网友认为,公车改革如何做到最大限度的公平,难度较大。公车改革势必损害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他们既是公车的受益者,又是公车改革的决策者。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自然难保公平。

多数人认为公车改革阻碍较大,原因还在于,公车日益“专车化”,风气上行下效,加大改革阻力。

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院副院长刘献说:“‘专车化’打破了原先的公务车调度制,让各种公车腐败无所顾忌,如果改革不取消专车,这个坑永远填不满。”

根据目前公车使用相关规定,只有高级别领导才能配备专车,其他公务用车理论上只服务于必要的公务活动,而不专门服务于某个特定人。但实际在各级各类单位中,大量公车“专车化”,直接导致脱离监督、私用成风,改革可能触动的利益进一步固化。

尽管有各种质疑和担心,《条例》出台,依然给人一种强烈的信号:公车改革是大势所趋。多位专家学者对此持相同观点,“此次车改自上而下,社会大环境改变了,制度创新了,改革力度加大了,那么公车改革也就容易推进。”刘道兴说。(记者 樊霞)

石首订制工服

制作制服

郴州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